您的位置:首页
> 普法动态 > 法治新闻
破解“不想生”“不敢生”困局
“全面二孩”时代呼唤公共服务升级
作者:沈吟 发布时间:2018-12-25 来源:浙江日报

“要不要再生一个?”2016年“全面二孩”政策刚实施时,相信不少人会回答“要”。而随着原有沉积的符合政策目标人群生育势能的快速释放,生育水平下行压力较大,“不想生”“不敢生”成了现在不少浙江育龄夫妻的态度。

今年上半年全省出生人口报表分析数据显示:今年上半年全省户籍人口出生45万人左右,与去年同比减少7万至8万人,其中二孩出生减幅达22%左右;今年1月至9月,浙江省出生人口数已经回落到“全面二孩”政策实施前的水平。有关部门预测,今后几年乃至更长时期,浙江省出生人口将会持续下降。

“生育二孩”意愿走低

在杭州某国企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王女士告诉记者,尽管家里长辈想要二孩的意愿强烈,但生育成本过高,生活压力实在太大。“培养一个孩子的开销已经很大了,而且双方老人不在杭州,孩子缺人照顾。”说起生二孩,她直摇头,“身边有同事生了二孩,每天中午还要赶回家里哺乳,太辛苦。”

近年来,社会生育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,浙江尤为明显。2017年全省5%人口抽样调查显示,全省育龄妇女中打算生育二孩的比重仅为23.1%,同时浙江省女性结婚年龄、初育年龄在不断推迟。而生育二孩,给女性带来更大的职场危机感和压力。

“‘全面二孩’政策实施后的妇幼保健、托幼、教育、就业等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不平衡不充分,也是困扰家庭生育二孩的重要因素。”省政协相关专委会负责人表示。

作为今年的一项重点履职任务,省政协今年3月以来组织调研组深入全省各地开展“‘全面二孩’政策实施后的公共服务供给”专题调研。调研发现,浙江省生育形势不容乐观,基层群众反映比较突出的问题集中在四个方面:0岁至3岁托幼照料服务资源严重短缺;妇幼健康服务供需矛盾比较突出;优质普惠幼儿学前教育资源不足;落实妇女生育待遇、就业保障等存在差距。

公共服务供给应跟上

“鼓励人们按政策生育,需要政府提供体面的公共服务供给,制定出台与生育政策相配套的一系列政策。”在省政协举办的一场相关主题民生协商论坛上,界别群众代表浙江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周丽苹说。

记者了解到,以生育假期为例,浙江省规定女方法定产假98天期满后可享受30天的奖励假,而部分企业只给予女职工产假,奖励假规定大多没有执行到位。即使按照128天来计算,浙江省生育假期在全国依然处于较低的一档。

省政协委员、省总工会保障部部长胡柯建议,可借鉴部分省市的弹性产假制度,适当延长生育假期。此外,她也发现一些企业职工生育保险得不到解决,一般中型企业只有50%至70%的人员参加生育保险,小企业参保率更低,她建议健全生育保险和减负政策,落实妇女生育假期、就业、补贴等待遇,保障女性公平就业。

“加快建立全省幼儿托育服务体系,将0岁至3岁婴幼儿托育纳入公共服务体系,推动托幼照料服务机构提供质优价廉的服务。同时,统筹推进学前教育优质发展,加强学前教育政策支持和重点投入,加快幼儿园改造提质建设,着力解决幼儿教师资质和待遇问题。”省政协相关专委会负责人建议。

记者从省政协民生协商论坛得到消息,浙江省有关部门正积极谋划破解“不想生”“不敢生”的困局,包括修订完善《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》、放宽再生育审批条件、提高生育保障待遇,以及建立托幼照料服务体系等,从完善公共卫生服务供给政策上给予二孩家庭以更多的优惠和倾斜。省卫健委还将瞄准基层妇幼健康服务供给弱项,重点加强儿科队伍建设,增加儿科服务供给,努力满足群众需求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