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> 普法资源 > 以案释法
宁海县:农民工修卷帘门意外身亡,理清责任化解纠纷
发布时间:2018-12-27

【基本案情】

周某某,男,籍贯安徽,从事电动卷帘门维修工作。2018年9月18日下午3时许,周某某在为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(以下简称保险公司)维修电动卷帘门时,发生意外,当场死亡,公安部门认定死亡原因为猝死。

事发后,死者家属一行二三十人从安徽赶至宁海,多次前往保险公司和事发地街道办事处讨要说法,并提出8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要求,若不答应就进行信访,对保险公司的日常经营和街道办事处的正常工作造成了严重影响。

双方多次协商未能达成一致,10月1日双方向宁海县民事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(以下简称调委会)申请调解。

【调解过程】

收到当事人的调解申请后,调委会立即取消国庆休假,并指派由公安退休的优秀调解员金某某牵头开展调解。 

调解员以“两步走”的方式开展工作,一边做死者家属的安抚工作,一边详细了解案件情况。经了解:该房屋由宁海某传媒公司(以下简称传媒公司)向某村集体整体打包承租,后将其中2间分租给宁波某担保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担保公司),担保公司又将承租的1间店铺及三楼整层转租给保险公司。9月18日,保险公司因电动卷帘门(已过保修期)发生故障,要求出租方担保公司提供维修电话(该电动卷帘门为担保公司安装),根据担保公司提供的联系方式,保险公司联系上原维修人员张某某,但由于张某某已不再从事电动卷帘门维修工作,遂又将陈某某介绍给保险公司。陈某某由于有事外出再次将维修业务转让给了死者周某某。后周某某在维修过程中发生意外死亡。

周某某家属坚持认为:周某某在电动卷帘门已经断电的状况下进行维修,肯定是由于其他原因导致漏电,致使周某某死亡。保险公司一方则称:据《居民死亡殡葬证》记载,周某某的死亡原因为“猝死”,结合周某某的死后特征,因触电而死的概率不大,周某某有可能自身存在疾病隐患,只是凑巧在维修时发生意外而死亡。

调解员围绕双方争议的焦点,进行了分析,认为死亡原因是本案能否成功调解的关键。因此,在正式调解前,调解员向双方指出仅凭《居民死亡殡葬证》无法说明周某某的死亡与漏电或本身疾病存在直接因果关系。在现有的证据下,建议死者家属向有关部门申请尸检,进一步明确死因。死者家属当即表示不同意尸检,但表示愿意适当降低赔偿要求,保险公司一方也表示愿意协商解决此事。

据此,双方矛盾的焦点转为了赔偿金额的确定及周某某与保险公司、担保公司、传媒公司、张某某、陈某某相互之间的责任划分。调解员围绕责任界定、赔偿金额制定了具体调解方案。

第一、周某某和保险公司等方的责任划分及赔偿金额如何确定?周某某家属认为,周某某在为保险公司维修电动卷帘门时死亡,很有可能是因为电路漏电原因导致,保险公司至少要承担95%以上的赔偿责任。保险公司一方称,周某某是陈某某介绍来维修的,不是公司请用的。且周某某作为一名电动卷帘门维修工,在维修前应当对所涉电路和工作场所进行全面检查,更要为自己从事职业的危险性进行考虑。就算是周某某因触电身亡,也是自身操作不当导致,保险公司进行一定的人道主义补偿已经是合情合理了。针对双方的争执,调解员向当事人双方详细解释了《侵权责任法》第三十五条“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,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,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。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,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”的有关规定。并根据规定,进行进一步劝解,对保险公司指出:无论是由于什么原因,周某某毕竟是在为保险公司维修电动卷帘门时死亡的,在法律上双方已经形成了劳务关系,保险公司作为接受劳务一方对周某某的死亡承担一定赔偿责任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加上周某某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应以“死者为大”,要体现出一个公司应有的态度和风度,这样才能更好的经营。同时,对死者家属指出:保险公司对这起事件处理的态度是积极的、有诚意的,不能做出过激行为,更不能将事情复杂化,如果还坚持原来的责任划分,使调处不成功,只能通过法律程序解决。考虑到家属拒绝尸检,也不排除周某某因身体原因发生意外,费时费力后,赔偿金额也不会达到心理要求。通过多轮协商,双当事人各退一步,终于在赔偿金额上达成一致。

第二、保险公司、担保公司、传媒公司、陈某某、张某某之间的责任如何划分?

张某某认为:自己只是向保险公司推荐了陈某某,并未直接让周某某去维修电动卷帘门,但出于和陈某某的关系及人道主义考虑,自己只能给予死者家属一定补偿,但承担比例不可能太大。陈某某认为:自己虽然介绍周某某去维修,实质上是保险公司和周某某发生劳务关系,自己并未从中获取利益,只能赔偿1万元。担保公司和传媒公司认为:电动卷帘门所在的房屋是由保险公司承租使用的,自己不负赔偿责任。

面对僵局,调解员邀请法院民庭的法官提供意见,经和法官讨论后,指出,根据《民法通则》和《侵权责任法》有关规定和相关事实情况,由于电动卷帘门为担保公司安装,并将所在房屋转租给保险公司,保险公司在日常中使用电动卷帘门,两公司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。陈某某介绍周某某维修,传媒公司作为房屋的原始承租方,两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张某某未有过错,不承担责任。但张某某主动提出是由于自己的介绍,陈某某才会让周某某去维修,考虑到和陈某某的友情及陈某某自身的经济状况,也愿意承担部分赔偿金额。在调解员的多次努力下,各方责任人终于达成一致,一起有可能激化成上访事项的矛盾纠纷顺利化解。

【调解结果】

在调委会的主持下,当事人各方达成以下调解协议:

各方责任人一次性赔偿周某某家属人民币535000元;其中保险公司承担22万元,担保公司承担19万元,传媒公司承担2万元,张某某承担8万元,陈某某承担2.5万元。于2018年10月15前付清。

2.双方当事人不再就该损害赔偿向各方当事人主张任何权利,各方当事人之间今后无涉。

【案例点评】

本案涉及的人数和关系均较多,难点在于各方责任的认定,在不能确定死因的情况下,既要平复死者家属情绪,又要让各方心平气和协商,是成功调处的关键。调解员认为在今后调解类似案件中要注意:一是要提醒当事人换位思考。告知相关法律关系,待认清事实后,打开当事人心结,避免矛盾激化。二是要利用专业人员解决困境。必要时邀请法官参与,会使调解工作更具有针对性和权威性,最终促使矛盾纠纷顺利化解。三是要能熟练运用法律法规,在赔偿金额和责任划分上,准确适用法律法规能促使当事人接受调解和调解方案,也能够提高调解的合法性和有效性。

【以案释法】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第三十五条:因提供劳务致害责任与自身受害责任,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,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,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。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,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